刑事辩护

被告人曾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审辩护词

时间:2016-12-17 16:33:44  作者:法羽子QQ85688831  来源:莆田律师网  查看:30  评论:0
内容摘要:被告人曾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审辩护词审判长、人民陪审员:福建普阳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曾某某的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涉嫌故意伤害罪的辩护人,参与本案一审诉讼活动。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曾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被告人曾某某无罪。一、被告人曾某某...

被告人曾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

一审辩护词

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福建普阳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曾某某的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涉嫌故意伤害罪的辩护人,参与本案一审诉讼活动。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曾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被告人曾某某无罪。

一、被告人曾某某主观上没有伤害被害人曾某华的故意,且系由被害人曾某华率先动手,被害人曾某华对本案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该过错行为系双方发生互殴的直接诱因。

案发当晚,曾某潮配合被害人曾某华前往某福茗茶馆商讨还款事宜,且当晚按照《借条》约定还款两万元,并承诺剩下的款项在叁年内陆续还清。但被害人曾某华不愿按照《借条》约定,反而叫戴某某强行阻拦曾某潮离开,并相互拉扯。被告人曾某某在打电话给其哥哥曾某潮未能打通的情况下,进入“某福茶馆”,被告人曾某某因见曾某潮被对方拉住不让其离开,才上前去阻止,并抓住戴某某的手,没想到被害人曾某华就先动手殴打被告人曾某某,因此引发了双方互殴的事态,以上相关事实有被告人曾某某供述、证人曾某潮、证人(某福茗茶服务员)张某群、吴某芳证言、现场视频资料等可以证实。显然,被告人曾某某主观动机是为了让其哥哥曾某潮得以脱身,而根本没有故意伤害被害人曾某华的主观故意。且被害人曾某华率先动手殴打被告人曾某某,其存在重大过错,且该过错行为系双方发生互殴的直接诱因。

二、被告人曾某某虽有防卫情节,但没有实施故意伤害被害人曾某某的行为。

被害人曾某华率先动手殴打被告人曾某某,被告人曾某某虽有动手防卫,但该防卫行为不应认为是故意伤害行为。被告人曾某某系被被害人曾某华率先殴打,在此情况下,为了自卫,有对被害人曾某华本能地进行推搡,但还是两次被被害人曾某华打倒在地,并因此造成其左眼角受伤等部位(经鉴定为轻微伤),左眼角因此缝了五针,显然,被害人曾某华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极为强势,对案件的发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告人曾某某实际上一直处于防卫的地位。

三、本案证据无法充分证实被告人曾某某故意殴打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致其掌骨骨折,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曾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1被害人曾某华对被告人曾某某是否有掰其右手掌的情节前后陈述不一致,相互矛盾,其关于被告人曾某某殴打行为导致其右手掌受伤的陈述不应采信。

本案案发时间是在2016720日晚,被害人曾某华不但没有在当天及时报案,而且其在20167211610分至20167211648分的第一次询问笔录中仅提到其脸颊、手臂、胸部被被告人曾某某殴打,没有提到其右手掌有被打到或疼痛,也没有提到自己上午去医院拍片的结果;而其在2016816日所作的第二次询问笔录中却陈述,其右手掌被被告人曾某某掰得很痛,案发第二天因其右手掌痛的没办法且右手掌越肿越大,于是第二天早上去医院排队拍片。而在2016918日的第三次询问笔录中被害人曾某华又陈述“我摔地的时候,有右手手掌撑在地上一下,右手感觉很痛,然后整个人就倒地了。”显然,被害人曾某华第一次询问笔录根本没有提到右手掌受伤,第二次询问笔录陈述系因右手掌被被告人曾某某掰伤,第四次询问笔录又陈述是其摔倒在地时右手手掌撑在地上受伤,被害人曾某华的多次陈述存在严重矛盾,难以自圆其说。试问,若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受伤的如此厉害,其在第一次接受询问时在已拍片了解伤情的情况下却在笔录中只字未提其右手掌受伤的情况,而在将近一个月后的第二次询问笔录中却陈述的如此详尽,第二次询问笔录与第四次询问笔录陈述受伤的原因又严重不一致,明显不符合生活常理及经验逻辑。更何况,被害人曾某华与被告人曾某某有重大利害关系,在其前后陈述不一致的情况下,显然,其第一次询问笔录的陈述内容相对客观。

辩护人认为,被害人曾某华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陈述明显站不住脚,其纠正原始的陈述内容,却无法作出合理解释,因此,其关于右手掌被被告人曾某某殴打致伤的陈述完全不可信。

    1)被害人曾某华第一次询问笔录中,侦查人员问:“你是否需要我们公安机关为你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呢?”其原来回答的内容被涂改,后改回答为“需要”,且“需要”二字被害人曾某华没有捺指印,不能真实反映第一次询问笔录当天被害人曾某华确实有要求公安机关为其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实际上委托伤情鉴定时间也是在第一次询问笔录的次日。

2)被害人曾某华第二次询问笔录中陈述,被告人曾某某用手抓住其双手并用力掰其双手的手掌,其当时被掰的很痛,但被告人曾某某否认有去掰被害人曾某华的右手掌,从现场视频资料来看,被告人曾某某虽然手部有与被害人曾某华的手部接触,但仅一秒钟,不存在“僵持”或“掰”的动作,从视频资料看,也没有看到被害人曾某华与被告人曾某某手部接触后以后及互殴结束后有痛苦的表情。

3)被害人曾某华在第三次询问笔录中陈述,其拍完片后,有拿着拍片报告和CT片到凤凰山派出所里制作笔录说明案发当晚的情况并将拍片报告和CT片提供给公安机关查看,但案卷中,没有公安机关对拍片报告和CT片的笔录记载、提取笔录,其辩解“我在第一次笔录中是说手臂被对方打,因为我个人理解为手臂是整只手包括手掌。”显然违反常理,作为一个科技局局长,有文化、有知识,不可能理解为“手臂是整只手包括手掌。”该解释显然牵强。

4)被害人曾某华在第四次询问笔录中陈述,其在案发当天,跟一个值班员说要报警,其还把右手、头部和胸部拿给值班员看,但该陈述内容得不到任何证据的印证,且被告人曾某某报案当日公安机关即对其受伤部分进行拍照,却没有给被害人曾某华拍照,也不符常理,更何况被害人曾某华根本认不出来其所称的值班员,在案也没有报警或接警记录。

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害人曾某华关于右手掌系由被告人曾某某殴打致伤的陈述完全不客观,且其与被告人曾某某有重大利害关系,其陈述更不能采信。

2、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骨骨折的原因存疑,无法证实系由被告人曾某某造成的,不能排除其他可能性。

在案证据“2016720日曾某华被故意伤害案件视频分析研判表(案发时打架的轨迹)”认为造成被害人曾某华手掌伤害的原因的可能性有两点:1、被告人曾某某用双手抓住被害人曾某华的双手并掰其双手;2、两人在打架的时候倒在地上时,被害人曾某华在倒地过程中右手掌击中地面。鉴于被告人曾某某否认有用双手去掰被害人曾某华的双手,仅供认有“用手抓住他的双手僵持几下”,从视频资料来看,实际仅接触一秒钟,被害人曾某华手掌被掰伤的可能性很小,退一步来讲,即便被告人曾某某有掰手动作,因被害人曾某华更为强势,被告人曾某某行为也难以致被害人曾某华掌骨骨折,而且若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掌骨骨折,其还能一步殴打被害人曾某某脸部、胸部等部位,而没有受到疼痛的干扰,现场也没有人证实当时被害人曾某华有喊疼或提到掌骨骨折,显然也不符常理。被害人曾某华后来又陈述其“在案发当晚当时有摔在地上,摔地的时候用右手掌手指撑在地上一下”,被告人曾某某供述:“在厮打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摔倒在地上”,似可以与某某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作出的某公物鉴(某法临)【2016497号鉴定书中的第三点论证意见“伤者体表检见的挫伤、擦伤,影像检查见右手第4掌掌骨骨折,符合钝性外力上的特征”相互印证,因为法医上的钝性外力具体指的是受到砖头、锤子、棍子等没有刃的物体的外力打击,本案不能排除因被害人曾某华在殴打被告人曾某某时自己摔倒在地时手掌击中地面的可能性,若该可能性成立,则其伤害结果是被害人曾某华自己造成的,不应由被告人曾某某承担法律责任。更何况,这种可能性仅是一种假设,毕竟被害人曾某华在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询问笔笔录中根本没有提到是其撑地时右手掌受伤或很疼。另外鉴于被害人曾某华在第一次询问笔录中没有提到其右手掌骨骨折,因此,也不能排除被害人曾某华因其他原因事后致伤的可能性,毕竟被害人曾某华没有第一时间报案、第一时间去治疗、检查。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人”原则,不应认定被害人曾某华掌骨骨折系由被告人曾某某造成的。

3、证人戴某某的前后证言相互矛盾,不能证实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在案发当天受伤。

2016721日第一次询问笔录中,证人戴某某证实被害人曾某华的手臂被曾某某打伤,没有提到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有受伤,而在2016816日第二次询问笔录中却证实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被曾某某打肿,曾某华跟他说其右手掌很疼而且有点肿起来,其前后证言反差太大,且该证人有前科,又与被害人曾某华有利害关系,与被告人曾某某及其哥哥曾某潮存在矛盾,因此,其2016816日的证言不能客观反映案件事实经过,缺乏真实性,不应采信。

4、公安机关于2016721日拍摄的被害人曾某华手部受伤的相片存在造假,不能当作定案依据。

需要指出的是,所谓被害人曾某华右手掌受伤拍摄时间为2016721日的相片,辩护人认为该相片拍摄场景与鉴定伤情时的场景相同,且在被害人曾某华2016721日的询问笔录中曾某华没有提到其右手掌受伤,却有2016721日拍摄右手部受伤的相片,经对照,该相片明显系将法医作伤情鉴定拍照时的照片移花接木过来的,不是首次笔录当日拍摄的,侦查机关存在造假情形。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曾某某主观上没有伤害被害人曾某华的故意,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本案又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实被害人曾某华掌骨骨折系由犯罪嫌疑人曾某某行为造成的,本案拟以定罪的证据存在疑问,故应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的规定,对被告人曾某某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以上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在评议时采纳。谢谢!

礼!

                            辩护人:郑潮平 律师

                                    林莉莉律师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刑事辩护律师:郑潮平,联系电话:13305047111

标签:刑事辩护 莆田律师 故意伤害辩护 莆田刑辩律师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Copyright@ 2013 ptlawyer.cn 公安机关备案号:35030202000375  莆田律师网@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0594)2501919  法律咨询
莆田律师界QQ群:88594847(仅限莆田律师加入)莆田法律界QQ群:8744962(仅限莆田法律界加入)莆田律师网QQ群(欢迎莆田律师网访客加入):25083696闽ICP备13011645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