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代理

代理词(追偿权纠纷)

时间:2014-6-20 10:26:05  作者:法羽子QQ85688831  来源:莆田律师网www.ptlawyer.cn原创  查看:2199  评论:0
内容摘要:代理词审判长、审判员:福建普阳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上诉人陈某英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诉其及被上诉人赵某和追偿权纠纷案二审诉讼代理人,现代理人依据事实和法律,提出代理意见如下:一、原审判决认定死者林某水受雇于上诉人陈某英,认定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不足,导致错判。1、原...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福建普阳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上诉人陈某英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诉其及被上诉人赵某和追偿权纠纷案二审诉讼代理人,现代理人依据事实和法律,提出代理意见如下:

一、原审判决认定死者林某水受雇于上诉人陈某英,认定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不足,导致错判。

1、原审判决将《收条》、录音资料、证人赵某太证言作为定案依据,属采信证据错误。

1)根据上诉人林某兰提供原审法院的《铝合金门窗订购合同》证实,上诉人林某兰系将安装铝合金门窗作业发包给被上诉人赵某和施工,因此,被上诉人赵某和系承包人。

2)原审判决据以定案的《收条》因案外人黄某华原审庭审时没有出庭,《收条》的真实性无法确认,据证人赵某太证实,《收条》上的签名“陈某英”系案外人黄某华所签,其他内容系赵某太所书写,因《收条》内容存在严重矛盾,一行体现收款人收取的是加工款,另一行体现收款人收取的是分包款,内容明显迥异,且该《收条》形成时间是在2013820日(系在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于201386日提起民事诉讼之后),被上诉人赵某和持有该《收条》,不能排除《收条》书写人即被上诉人赵某和儿子赵某太擅自增加内容的可能,该《收条》明显存在严重瑕疵,且上诉人陈某英根本不知道该《收条》的存在,该《收条》不是上诉人陈某英授意他人签名的,原审判决将《收条》作为定案依据,显然采信证据错误。

3)至于赵某太与所谓上诉人陈某英及上诉人陈某英母亲的录音资料的真实性,上诉人陈某英在原审庭审时就有异议,上诉人陈某英根本没有参与该段对话,所谓的“陈某英”的谈话内容不是上诉人陈某英的声音,从录音内容看,被上诉人赵某和儿子赵某太存在刻意诱导对话人往分包方面靠拢,但对话人均没有承认分包的事实;对赵某太与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的录音内容存在赵某太刻意诱导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的情形,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也没有提到分包给上诉人陈某英,且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在《民事上诉状》、《民事上诉状》中也明确陈述上诉人陈某英、死者林某水系受雇于被上诉人赵某和;对所谓赵某太与上诉人陈某英的录音资料,上诉人陈某英没有参与全程对话,仅是经过时插了几句,并不知道赵某太与谁对话、对话的具体内容也没有提到分包,原审判决将所谓的“黄某华”的陈述当作上诉人陈某英的陈述,存在张冠李戴情形。

4)证人赵某太与被上诉人赵某和系父子关系,与被上诉人赵某和存在重大利害关系,其证言不客观。

因此,代理人认为,原审法院仅凭所谓的《收条》、录音资料、证人赵某太证言等不真实、不可靠的证据认定死者林某水是受雇于上诉人陈某英的事实,属认定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不足。

2、上诉人陈某英系受雇于被上诉人赵某和,本案应由被上诉人赵某和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上诉人陈某英、案外人黄某华和死者林某水均受被上诉人赵某和雇佣,对此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明确陈述在案,且本案证据显示,铝合金门窗等材料、作业工具和设备皆由被上诉人赵某和提供,工作条件、地点系由被上诉人赵某和指定,工程款也系由被上诉人赵某和上诉人林某兰进行结算,上诉人陈某英、案外人黄某华和死者林某水只提供劳务活动,接受被上诉人赵某和管理和支配,上诉人陈某英根本就不是死者林某水的雇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1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本案应由死者林某水的雇主被上诉人赵某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上诉人陈某英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二、原审法院判令上诉人陈某英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1、被上诉人赵某和与上诉人陈某英之间系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被上诉人赵某和没有将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家的铝合金门窗安装作业转包给上诉人陈某英,上诉人陈某英与死者林某水、案外人黄某华三人均系受被上诉人赵某和雇佣从事劳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3款的规定,因上诉人陈某英没有侵权行为,且没有过错,也不是分包人,上诉人陈某英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陈某英支付给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代偿款239729.55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2、由东埔镇何山村民委员会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上诉人李某某与死者林某水家属签订的《人民调解协议书》中的80万元系补助款,并非赔偿款。补助款顾名思义就是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自愿给死者林某水家属补贴及帮助的行为,属个人的赠与行为,不应认定为赔偿性质,因此,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无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3、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在二审庭审时明确其上诉请求是要求被上诉人赵某和承担本案全部民事责任,其没有要求上诉人陈某英承担责任,80万元补偿款系由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支付,其没有要求上诉人陈某英承担责任,说明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放弃对上诉人陈某英的追偿权。因此就此而言,上诉人陈某英也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综上所述,代理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不足,导致错判,上诉人陈某英不应承担任何民事责任,请二审法院在查明事实后,判决驳回上诉人李某某、林某兰对上诉人陈某英的诉讼请求。

以上代理意见,供法庭在评议时充分采纳。谢谢!

礼!

                           代理人:郑潮平 律师 
                                          
陈益   律师

   二一四年六月十日
(版权声明:莆田律师网www.ptlawyer.cn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民事诉讼代理律师郑潮平(执业单位:福建普阳律师事务所)
法律委托专线:13305047111、(0594)6256665

标签:民事律师 莆田律师 追偿权纠纷 侵权责任纠纷 莆田律师事务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Copyright@ 2013 ptlawyer.cn 公安机关备案号:35030202000375  莆田律师网@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0594)2501919  法律咨询
莆田律师界QQ群:88594847(仅限莆田律师加入)莆田法律界QQ群:8744962(仅限莆田法律界加入)莆田律师网QQ群(欢迎莆田律师网访客加入):25083696闽ICP备13011645号
Powered by OTCMS V2.84